12 七月

疯了!多伦多”抢租大战”遭曝光:加价、再加价,预付6个月房租都抢不到!

阅读量:65  

近日,加国无忧报道过一篇文章,讲述了中国留学生在多伦多大学旁的抢租大战:“疯狂!多伦多大学旁公寓遭哄抢!中国留学生加价都抢不到!”


然而现在,租房市场的火爆,早已蔓延到了整个大多伦多地区,不仅仅有留学生抢租公寓,还有本地人抢租整套房屋(Houses)。


据CBC News报道,疫情期间,多伦多市中心的公寓租金有所下降,但是房市的火爆似乎对安省整套出租的房屋产生了连锁反应。

这种情况引发了一些专家认为,在可预见的未来,可能会出现竞价抢租的情况。


CBC News采访了十几位地产经纪和租户,他们描述了出租房的竞价战。


—长按提取二维码 了解更多—

在大多伦多地区的密西沙加、奥克维尔和伯灵顿等城市拥有近15年经验的地产经纪Sue Heddle说:“我以前从未见过这样的情况。”

Heddle说,她经常看到租户给出高于租金的标价,并提供数月的预付款。她的一个客户最近挂出了一套房子,最后成交的租金比标价高出$700加币。

她说:“每个普通的地方都有一场竞价战。”

Sue Heddle 图源:CBC

地产经纪和其他专家表示,在安省的一些地区,出租房的短缺变得尤为严重。与加拿大大部分地区一样,安省正在处理住房负担能力问题。他们担心随着新家庭的建立或新移民的到达,该问题会变得更糟。

上个月,Afshin Livar在多伦多北边郊区的列治文山,在为他的五口之家寻找出租房时陷入了多次竞价的抢房大战之中。

Livar说:“我感到极度沮丧和绝望。我不断地加价、加价、再加价,最后还是没抢到。这使得租房过程变得极其有压力。”

Afshin Livar 图源:CBC

太疯狂了 租房和买房一样紧张

陷入抢租大战的Livar,非常担心无法为家人找到出租房,以至于他说他已经愁到拔掉了一些头发。

Livar于2019年从中国香港移居加拿大,并仍然在香港开展业务。他说,他的妻子在列治文山附近有一份工作,但家里的积蓄已经捉襟见肘。

抓住火爆的房市,他的前房东在最近卖掉了他一家五口(夫妻两人和三个孩子)原来租住的列治文山的一套5居室房子,当时的月租是$3,500加币。

在寻找新的出租房时,Livar说他申请了一套每月$3,800加币的房屋,结果最后的价格飙到了4,800加币。

在查看了数十个房源、更换了地产经纪,并连续在8场竞价战中失败之后,他终于成功租到了房子。

新租房的面积更小、更久,但每月租金却高达$3,900加币,比他们原先的租金高出$400加币。除了加价之外,Livar还提前支付了4个月的租金,以达成这次租房交易。

他面临的过程,类似于房市交易中常见的盲目竞价,这种做法目前已受到审查,因为它可能会继续煽动由绝望的买家推动的火爆市场。

Livar说,他的经历让他怀疑,这些租房竞价战是否是由房东和地产经纪制造的,因为只有他们知道自己搞了什么鬼。

在另一个例子中,Candice Sheedy是一位单亲母亲,带着3个男孩。开店当老板的她,也很难找到出租房。

Candice Sheedy和大儿子 图源:CBC

Sheedy之前在奥克维尔租住了一套三居室房屋,月租$3,000加币。但在与房东发生争执后,她被迫搬离。

她说,她在最近几个月内申请了20套房屋,结果在十多场竞价站中失败,即使她提出过加价$400加币,并预付6个月的租金。而且,她有良好的信用评分、稳定的收入和积蓄。

Sheedy说:“这简直毫无意义。”

她说,竞价战和遭拒的结合,带来了极大的压力,尤其是在疫情期间。Sheedy刚刚搬进了她在Kijiji上找到的一套房子,没有竞价,但它更小,位于一个不太理想的地区,租金还比之前的房子高出近$500加币。

生活空间的疫情溢价

在多伦多瑞尔森大学教授房地产管理课程的Murtaza Haider说,疫情使得生活空间更加宝贵,这加剧了加拿大的住房负担能力危机。

Murtaza Haider 图源:CBC

他说,对许多人来说,与疫情相关的公共卫生措施使家变得不仅仅是一个睡觉和吃饭的地方,也是我们的办公室、学校、体育馆和教堂。

他认为,租房的竞价战是疫情导致的,这暴露了房屋可以为业主和租户提供额外空间的重要性。

Haider说:“房屋的价值——内在价值——已经增加。”

他说,问题的另一部分是加拿大在独立屋、半独立屋和镇屋方面,多年来一直处在建设之中。许多家庭都非常想要地面住宅。

CMHC的统计数据显示,以多伦多为例,1990年开工的住宅建筑项目中,有37.7%是房屋(houses)。到2020年,这个比例已经降到了15.2%。

而在同样的三十年里,公寓(condo和apartment)的开工率从51.3%上涨到了72.7%。

出租房市场没有数据跟踪

目前,没有跟踪出租房价格的综合数据源,更不用说跟踪竞价战的统计数据了。但是,加拿大抵押贷款和住房公司CMHC的经济学家Dana Senagama表示,租房竞价战是房价上涨的副产品。

“传统上,每当所有权市场非常火爆时,租赁市场也会上演同样的情况。”

事实上,现在可供出租的房子并不多。根据CMHC的数据,加拿大超过90%的独立房是自住的,只有不到10%是空置的,或是潜在出租。

CMHC的数据还显示,安省渥太华、多伦多、汉密尔顿、伦敦和温莎等城市的所有住房类型的平均租金在2020年上涨了4.7%至8.4%——尽管几乎所有这些城市的空置率都在增加(汉密尔顿是个例外)。

运营Realtor.ca的加拿大房地产协会(CREA)表示,它不会跟踪出租房的数据,因为它们只是其挂牌房源中的一小部分。

十多年来,Ralph Ciancio一直在万锦和多伦多东北部的其他地区出售房屋。他说,在过去,只有极具吸引力的出租房才有可能获得高于挂牌价格的报价。现在竞价战很常见,因为该地区的房源很少,人们只能加入这场战斗。

他说:“现在正在进行的竞价战是出于租户的需要。”

图源:CBC

出租房的竞价战会变得更加激烈么?

地产经纪和专家担心,在可预见的未来,房屋租金将继续上涨,可能会引发更多的竞价战。

正如CMHC的经济学家Senagama所预测的那样,随着价格越来越高,独立屋将成为非常稀有的商品。

地产经纪Ciancio担心,随着疫情后移民人数的增加,购买需求和租赁需求将一起大幅飙升,这将加剧住房问题。

大学房地产管理课程老师Haider担心的则是,未来十年有孩子的千禧一代,也会推动对房屋的大量需求,因为他们不会寻找一居室或Studio公寓。

从宏观来看,Haider看到了住房危机的两种解决方案:一是,政府必须创造更多经济适用房选择,包括地面房屋;二是,可能还需要补贴租金。

他说:“与收入挂钩的租金,是国家和社会必须投资的东西,才能为所有人提供公平的住所。”


如果连租房市场都要失控,那政府可能要出来干预了.

立即咨询
请输入一个可用的邮箱地址
立即联系